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巴黎圣母院大火前曾收到警报,因机器故障未正确显示着火点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李友博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昶荣

2012年3月18日,年仅22岁的@走饭临终前发布了最后一条微博:“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

这条微博后来成了一个“树洞”,容纳了各种伤心、绝望、痛苦的情绪。直到现在,平均每一两分钟,依然就会有网友到这条微博下留言,评论条数已经超过100万,其中不乏对自杀的探讨:

“世界不让我生存,杀人反抗又得坐牢,所以我只能放弃世界,选择走。”

“听说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了时间。”

“有些人活在这个世上就已经拼尽全力了。”

“记录一次搞笑的自杀,受了刺激留了遗书,洗了澡换了衣服,翻了翻包包只剩下六片安眠药,一口气吞掉了,死不了还头疼,现在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生气睡了两天没起来,想想我活得真的卑微。”

……

通过互联网干预有自杀倾向的“网络原著民”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朱廷劭曾对给@走饭微博评论的人做过调查,这些表达过自杀想法的人,并不是说一说而已,其中超过60%的人有过自残行为,并有真正的自杀企图。后来,朱廷劭团队研发了一套AI系统,通过大数据等方法识别评论者是否有自杀企图。截至目前,已经识别了近40万条评论。

朱廷劭团队在微博上的官方账号是@心理地图PsyMap。每当检测出有自杀意图的账号后,@心理地图PsyMap就会发一条私信,“你现在还好吗?情绪状态怎么样?”此外,还有一系列提供帮助的渠道。

有网友曾在接到私信之后回复说:“谢谢在我身陷泥潭之时拉我一把。”

9月10日是世界预防自杀日,朱廷劭说,现在90后、00后基本上都是在互联网的伴随下长大的,通过互联网去干预这些有自杀倾向的“网络原著民”,更便利,同时时效性也更高,因为微博可以在检测到危险后第一时间发私信联系对方。

自杀是青少年的第三大死因

自杀人群的低龄化,是朱廷劭在调查时发现的一个结果。更让他惊讶的是,居然有很多初中生、高中生也有自杀倾向。在朱廷劭调查的有自杀倾向的人群中,高中生占比接近30%,初中生接近15%。

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儿童医院精神科主任崔永华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中国约有20%的青少年(0~18岁)有心理行为问题,1%~7%是抑郁症患者,而重度抑郁症患者则会伴随自杀倾向,@走饭就是一位重度抑郁症患者。

崔永华说,只有两类人会“心甘情愿”地去自杀,除了有幻觉、妄想等症状的精神病患者以外,更为常见的是抑郁症患者,因为他们常常会感到绝望、活着没有意思。崔永华介绍说,自杀是青少年的第三大死因,日常所听说的学生跳楼事件,一般都是抑郁症引起的。

崔永华曾经接诊过一位刚上大学的学生,这个学生患有重度抑郁症,自己待在家里不愿意见任何人,包括父母。他们家里是二层阁楼,他住在一层,平时吃饭,都是爸妈拿一根绳子把饭从二楼吊到一楼,放到窗户边上,学生吃完饭再把餐具放到窗户边,爸妈再吊上去。上厕所问题也在自己的卧室解决。

就这样在家里休学两年,爸妈无奈在他的饭菜里放了一些安眠药,趁他睡着的时候,把他“绑”到北京看病。这位患者告诉崔永华,他觉得人生没有任何意义、很无聊,他平时待在屋子里上网也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他很想自杀,只是因为怕疼所以没有实施。

崔永华是中国医师协会青春期专业委员会委员,他告诉记者,平时说的青少年是18岁以下的,但是因为发病原因、病征相似等原因,中国医师协会青春期专业委员会认为24岁以下的都是青少年。而根据朱廷劭的调查,微博上有自杀倾向的最多的人群是大学生和大专生(高职),二者加起来占比超过50%。

崔永华所在的科室成立于2017年8月,成立之后由之前的两三位精神科医生迅速地增加到16位,在北京儿童医院已经算比较大的科室了,而且门诊量也比较大。崔永华说,他们科室现在的门诊量相当于北京安定医院儿科和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儿科的门诊人数之和。

每一个焦虑孩子的背后一定有一个更加焦虑的家长

“我今天在家睡了一整天,感觉自己好垃圾,我有关系妄想症,严重时感觉下大雨的声音都在骂我。我遇到的人都不喜欢我,就连我父母也是,他们在家指责我不上学。”

小磊(化名)在收到@心理地图PsyMap发的自杀干预消息后,在微博私信中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感受。朱廷劭在对有自杀倾向的微博网友调查后发现,有超过50%的人未寻求过任何帮助。而在寻求过帮助的网友中,排名第一位的求助对象是朋友,第二位是陌生网友,第三位是精神科医生,家人只排到了第四位,不足10%。

朱廷劭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从他们的大致分析来看,部分学生有自杀倾向的第一原因可能就是父母,尤其是高中生和初中生,他们处于学习阶段,父母只关心学习成绩,而他们其实生活在一个小社会里面,会遇到很多学习以外的问题,这些问题父母往往不理解,孩子们生活阅历有限,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就容易走向死胡同。

崔永华说,从医学角度来说,抑郁症的发病原因并没有被完全确定,比较公认的说法是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遗传因素似乎发挥更大的作用,环境因素则会成为这个疾病的诱发因素。

对于青少年来说,最主要的环境因素就是家庭,崔永华解释说,父母的教养方式不良、家庭不和睦、父母离婚或者是父母的性格比较焦虑抑郁,都会影响孩子的情绪。他根据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总结说,每一个焦虑孩子的背后一定有一个更加焦虑的家长。

崔永华曾经接诊过一位13岁的女孩,这位女孩在家里晚上不睡觉,喜欢看一些血腥、杀人的视频,看完以后就会兴奋,每天见到父母就像见到仇人一样,还把爸爸养的宠物放在锅里煮了。

崔永华说,通过排查,没有发现这位女孩的近亲中有精神障碍患者,孩子的父母都是博士毕业,但是他在接诊过程中能明显感受到孩子的妈妈是一个很敏感焦虑的人。

要学会区分是青春期叛逆还是抑郁症

重度抑郁症的青少年容易有自杀倾向,在还没有发展到重度抑郁症阶段时,有一些症状会表现出来。崔永华介绍说,抑郁症前期会有一些情绪和行为的改变,比如会变得易怒,甚至经常和父母、老师对抗;学习成绩下降,因为孩子注意力差了,记忆力减退,逐渐对很多事丧失兴趣,包括对学习,不愿意写作业,不愿意上学,由此导致逃学、每天沉迷于网络游戏,不回家、夜不归宿、离家出走,这些都是常见的早期行为。

由于这些行为和青春期的叛逆很相似,因此很多家长都不觉得孩子得病了,耽误了孩子的治疗。如何区分二者呢?崔永华说,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是,是否影响社会功能。一般孩子的叛逆会偶尔和父母吵架等,都是很正常的,但是都不会耽误学习和生活。

自杀干预切勿说教和指责

朱廷劭团队曾对已经确认死亡的微博用户进行过调查,发现他们在微博上互动更少,更加关注自我,在情绪上有更多负面表达,非常抑郁、焦虑,他们使用表示死亡的词更多,表示未来的词更少。通过朱廷劭团队的干预,这些用户谈论死亡的次数降低了,谈论未来的次数增加了,对未来抱有更大的期望,这说明他们的干预发挥了作用。

虽然两年多来,朱廷劭团队在自杀干预方面作出了成果,但是他觉得这种模式是否真的合适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因为自杀干预如果失败的话后果很严重,是无法挽回的生命。很多人听到自杀干预都会有一种很崇高的使命感,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慎重,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我们没有办法真正地处于他们的环境,了解他们的想法。有些我们觉得有用的观念,对别人不一定有用。”

一般人在自杀之前其实会释放一些信号,常常会做出一些反常举动,比如一个抠门的人忽然给别人送东西,一个情绪稳定的人忽然有剧烈的情绪变化等等,而且这些变化一般都找不到理由。朱廷劭表示,如果发现身边有人有自杀倾向,要学会倾听,或者可以尝试着和他直接讨论一下生死的问题,一定不要讲大道理、说教,甚至指责。有自杀倾向不是错误,对于孩子也是如此,要首先和孩子一起接纳这种自杀的想法,对他表示尊重,然后再和他一起克服这个困难。

朱廷劭说,自杀干预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如果方法不对,有可能这次干预成功了,暂时阻止了对方自杀,但对方内心更坚定了自杀的想法,只是过一段时间再实施。所以朱廷劭建议遇到有自杀倾向者,应尽量寻求专业的帮助。崔永华也建议,应该将有自杀倾向的人送到医院进行干预治疗,尤其对于那些重度抑郁患者,往往需要药物治疗或住院治疗,普通的心理干预发挥的作用有限。

以下是朱廷劭团队研发出的心理援助渠道,免费向公众开放:

心理测评 http://ccpl.psych.ac.cn/PsyMap/quiz/index/

心导网(介绍认知行为疗法)http://ccpl.psych.ac.cn:20029/Default.aspx

App版(目前只有安卓版)https://m.baidu.com/ala/c/m.eoemarket.com/apps/show/id/599501

(健康中国)

首页 - https://rayt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