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韩国江原道山火破坏巨大 政府宣布“国家灾难”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袁聘掭

近日,爱建集团(600143.SH)在2019年半年报中提及,集团子公司爱建信托,作为三门峡惠能热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惠能公司”)股权代持方,被法院要求在其工商登记注册资本范围内履行1.6亿元偿债责任。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类似上述代持可能引发的损益事件不止一起。

2019年5月,爱建信托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两家公司的100%股权,分别是上海中昱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昱投资”)、上海上立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立实业”),此轮挂牌是两家公司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进行的第三轮挂牌,转让价格共计为3.2亿元。而在7月26日的转让进展公告中,上述资产转让仍未落实。

记者调查发现,爱建信托所涉及的中昱投资和上立实业两家公司股权转让事宜,背后亦牵涉一起代持纠纷。

出资不实被诉讼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股权代持信托)产生纠纷的时候可能会比较麻烦。代持业务可能为爱建信托带来的风险,在前述惠能公司一案中显现。

根据爱建集团接到爱建信托的报告,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对爱建信托开户银行原冻结的5600万元人民币及660万美元进行了扣划。爱建集团经审慎、合理预估,涉案本金8690万元和相应利息约7000万元(共计约1.6亿元)的赔偿执行会对公司当期利润总额产生负面影响,1.6亿元赔偿金已经在此次半年报中计提。

现有的披露文件,北京高院目前认为爱建信托作为股东,出资不到位,因此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尽管在半年报中,爱建集团已经对此次诉讼的涉案金额进行了计提,但据公告,爱建信托已经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4年12月,方大炭素在对惠能公司履行借款本金及利息的连带保证责任后,因惠能公司没有财产可供执行,方大炭素认为爱建信托等股东需承担股东出资不到位所导致的损失赔偿责任,因此将之一并告上法庭。其中爱建信托承担股东出资人民币8690万元及相应利息。

该事件的起因是2006年9月,爱建信托与委托人惠能公司职工

持股会签订《股权信托合同》,代委托人持有惠能公司股权。而后,爱建信托根据《股权信托合同》,从惠能公司其他两位股东处合计受让55%股份。

事实上,上述案件一直备受争议。北京市京大(上海)律师事务所幺博文律师对记者表示,法院之所以这么判决,可能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上述员工持股完成之后,惠能公司陷入经营不善,其后杭州锦江集团(以下简称“锦江集团”)、河南天瑞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瑞集团”)先后入主,试图重组惠能公司,但随后便曝出天瑞集团大肆利用惠能公司投融资活动骗取担保贷款。

2009年,惠能公司与锦江集团发生买卖合同纠纷,仲裁裁决,惠能公司应向锦江集团支付煤炭价款及违约金,但惠能公司未履行裁决,锦江公司向三门峡中院申请强制执行,提出因爱建信托未履行对惠能公司的出资义务,应当承担出资不实的责任,申请追加爱建信托为被执行人。

信托代持又一例?

值得注意的是,文中提及的另两起爱建信托代持工会持股业务发生的时间点在2003年至2007年间。

在此之前,2000年,证监会发文拒绝工会作为股东的企业首发上市申请需求。在如此的政策框架下,拟上市公司存在一系列采用信托代持方式实现工会持股的案例。

记者获得的一份评估报告显示,前述被爱建信托挂牌出售未果的“全资子公司”中昱投资、上立实业两家公司分别成立于1997年和2003年,两家公司主业为国产替换企业投资和劳务外包,2017年即进入清算流程。

清算报告显示,上述两家公司由1427名员工全部合资成立,持股方式为爱建信托代持,且一直以“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的方式经营。

不过,由于信托公司作为代持方不实际履行出资义务,而员工持股公司在长期内存在因离职、退休触发信托收益权赎回,从而导致公司实际被动减资的情况,一旦信托代持时间过长,反而会引起代持公司出现运营资金长期逐渐减少。

中昱投资和上立实业的清算报告显示,两家公司之所以进入清算流程,是由于公司退休人员增加,新员工入股意识不强,公司代持信托份额与日增加,加上公司使用运营资金代垫,从而引发现金流严重不足的局面。

然而,在无法获知具体代持协议的前提下,公司因零散赎回信托受益权导致的实际减资风险,很难被外界所察觉。清算报告显示,两家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出资比例仅58%,另有42%为所谓“空股”,空股部分为公司垫付代持的金额。

根据评估报告,清算前,两家公司法人权益3.3亿元,负债1.4亿元,其中涉及一笔钢贸动产质押与房屋地产抵押贷款。由于爱建信托持有两家公司股份达到100%,爱建信托需在公司偿付能力不足时,或需履行偿债义务。

从财务状况来看,中昱投资呈现出明显的反常状态,2015~201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33亿元、1.32亿元、0.25亿元;净利润则稍有上涨,分别为0.29亿元、0.29亿元、0.37亿元。根据最新的招标信息,2018年1~10月,该公司营业收入为0元,营业利润为-141.73万元,净利润为-142.34万元。而上立实业2018年1~10月,营业收入为0元,营业利润为289.57万元,净利润为283.13万元。

有研究人士告诉记者,在联交所挂牌进行股权转让期间,如果交易公司的业绩大幅下滑,那么交易对价则需要重新评估。

招标信息显示,中昱投资的挂牌底价为2.29亿元,上立实业的挂牌底价为9831.94万元。该价格是在评估价格上打了折扣,原评估价分别是2.83亿元和1.2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记者获得的中昱投资的资产评估报告,其日期为2018年6月22日;而中昱投资的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3月,两家公司再次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进行挂牌,这也意味着两家公司已经挂牌至少已经半年之久。记者多次在工作时间致电上述两家公司,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本报记者就爱建信托持有的两家公司经营情况、目前股权转让的进展等问题,多次致电、致函爱建集团,其证券代表称会向领导请示,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其回复。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raytay.com